27, 5月, 2020
珍贵展品讲述“西医东渐”175岁仁济医院揭幕院史陈列馆

珍贵展品讲述“西医东渐”175岁仁济医院揭幕院史陈列馆

中新网上海12月6日电 (陈静王昊宁袁蕙芸)澳大利亚驻沪总领事馆特别赠送的《西医略论》《全体新论》的珍贵手稿修复版;中国最早的海归华人西医师之一——外科学专家牛惠霖的用过的手术器械……

今年是中国西医的摇篮之一、上海历史最悠久的西医院——仁济医院建院175年。汇集大量珍贵实物藏品、集医术与艺术为一体的院史陈列馆6日揭幕。

在非载人宇宙飞船对小行星的研究史中,日本隼鸟小行星探测器可谓是一次壮举。

2019 年,名古屋大学教授渡边诚一郎曾在记者会上表示:

雷锋网了解到,隼鸟 2 号探测器搭载的遥感仪器主要有光学导航相机(ONC,含 1 个远望相机 ONC-T 和两个宽角相机 ONC-W1、ONC-W2)、热红外成像仪(TIR)、近红外光谱仪(NIRS3)、光探测和测距(LIDAR)和 SPICE 内核(用于存档轨道、形态等辅助数据)。

据透露,在院史馆筹备的过程中,仁济医院通过文献检索发现,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存有仁济医院第二任院长、医学家合信编译《医书五种》中《西医略论》《全体新论》两部书籍的原始手稿。医院即联系了澳大利亚驻沪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刘冰女士了解到这两本手稿对仁济医院的意义后,委派专员发函联络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在得知手稿由于年久老化无法外借至上海的消息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出资,请国立图书馆通过透光数字转化等技术,完整地将两本手稿制作成印刷级数码影印版,赠予院方。

清道光29年(1849年)至清咸丰8年(1858年)间,合信编译了由《博物新编》、《全体新论》、《西医略论》、《妇婴新说》、《内科新说》5部书组成的《医书五种》。这是中国最早问世的西医学著作,更漂洋过海传入日本,为中国乃至亚洲的西医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仁济医院方面表示,这不仅进一步丰富了院史馆的馆藏,更为院史研究提供了非常珍贵的史料。

国际上,小行星的命名权属于发现者,“龙宫”是由日本科研人员发现的。在一个名为《浦岛太郎》的日本民间故事中,浦岛太郎去往海底龙宫,并带回了一个宝盒回到人间,“龙宫”这个名字正是来源于此,寓意着隼鸟 2 号探测器能从小行星带回珍贵的信息顺利返回地球。

不过,小行星个头较小(最大的小行星直径也只有 1000 公里左右,微型小行星则只有鹅卵石一般大小),自身不发光,绝大多数小行星都无法用肉眼看见,在天文望远镜里也顶多是一个小亮点。因此,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从 1997 年开始,人类开始利用非载人宇宙飞船对小行星进行研究。

而上述登上 Nature 的论文主要依据于隼鸟 2 号热红外成像仪(TIR)传回的“龙宫”单转热像图。

记者看到,院史馆内展示了由仁济医院藏版印刷的《西医略论》《妇婴新说》和《内科新说》,《妇婴新说》和《内科新说》的和刻本(即,日本版)也同时展出。

隼鸟号于 2003 年 5 月 9 日发射,于 2010 年 6 月 13 日返回地球。在 7 年的宇宙旅行中,隼鸟号穿越了近 60 亿公里路程。这是人类第一次对地球有威胁性的小行星进行物质搜集的研究,也是首个把小行星物质带回地球的任务,因此被吉尼斯纪录认定为“世界上首架从小行星上带回物质的探测器”。

2019 年 4 月,隼鸟 2 号向小行星“龙宫”表面投下一枚撞击器,在龙宫上制造了一个人造撞击坑,旨在保证小型携带式探测器(Small Carry-on Impactor,SCI)能够在这一人造撞击坑中顺利着陆,从而采集“龙宫”地下深处的样本。

基于上述信息,研究人员对“龙宫”在小行星带逗留的时间有了新的认知。在此前使用陨石坑尺寸频率分布的估算中,由于不同估算方法得出的差距相当大,研究人员认为这一逗留时间在约 600 万年约 2 亿年不等。而基于此次的研究发现,研究团队认为,“龙宫”的小行星带停留时间为 640~1140 万年,并预测它大约有 890 万年的历史。

同期现身院史陈列馆的还有1932年仁济医院住院楼竣工时留存的制作精美的铜质建筑模型;20世纪30年代仁济医院保产委员会会议记录、基金章程;20世纪40年代医院医务、经济状况年度报告和疾病分类手册;以及牛惠霖、兰锡纯、江绍基、王一山等诸多名医大家的奖章证书、医疗器械、著作手稿等。(完)

而作为隼鸟号的后继探测器,隼鸟 2 号的使命是——在扫清技术上的问题点和课题后进行真正的探索,目标便是“大闹龙宫”。

美联储1月29日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1.5%至1.75%不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就业市场依然强劲,失业率保持在低水平,经济持续温和增长,当前的货币政策立场是合适的。

据悉,近百件展品中,不乏年代久远的珍品,不仅体现了仁济医院在“西医东渐”中的重要作用,更见证着一代代仁济医者在推动中国医学事业发展、守护民众健康中所付出的艰辛努力。这些展品还展现了这座历史悠久的医院在各种卫生防疫、战争救护、救灾医疗、公益慈善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

随着研究团队得到的数据、信息越来越多,探测器返回地球的时间也逐渐临近,雷锋网祝愿这一任务圆满成功,为人类对小行星的探索再次迈出关键一步。

“龙宫”具有非常蓬松的多孔结构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人员曾预测“龙宫”表面由风化层和致密的巨砾组成,而这一发现与其预测恰好相反。一方面,低热惯性表明,“龙宫”表面的巨砾比典型的碳质球粒陨石(carbonaceous chondrites)更多孔,且周围覆盖有直径大于 10 厘米的多孔碎片。另一方面,较为平均的日温度分布还表明其表面粗糙度效应较强。

此外,研究人员认为,像地球这样的岩石天体于太阳系初期由软绵绵的尘埃聚集生长形成。基于此,“龙宫”也可能正处于由软绵绵的尘埃形成稠密天体的过程中——“龙宫”是由其母体的冲击碎片形成的碎石堆,其微孔率约为 30%-50%,固结程度很低。

另外,备受关注的平均时薪1月环比增长7美分至28.44美元。最近一年来,美国平均时薪增幅为3.1%。

2014 年 12 月 3 日,隼鸟 2 号由一枚 H-2A 火箭从种子岛宇宙中心成功发射; 2018 年 6 月底,抵达“龙宫”; 2019 年 2 月,在“龙宫”着陆,收集“龙宫”表面样本并发现了水合矿物质; 2019 年 4 月,向“龙宫”表面发射金属弹(即上文 SCI),造成了撞击坑,探测器收集了被金属弹激起的有关物质,计划将其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2019 年 11 月 13 日,启动用于控制姿势和轨道的化学喷射引擎,正式由“龙宫”出发踏上归程; 2019 年 12 月初,逐渐摆脱“龙宫”引力,使用推进器,为返回地球加速; 2020 年 11 至 12 月,若返航顺利,届时将到达地球附近,并将“龙宫”地下物质样本扔到南澳大利亚沙漠某处。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下图中,左侧为“龙宫”一天中最高温度的分布,右侧为“龙宫”各地点一天的温度变化(实线)及其基于理论计算的预测值(虚线)的比较。

所谓小行星,是指太阳系内类似行星环绕太阳运动、但体积和质量比行星小得多的天体。截至 2018 年,人类已在太阳系内发现了约 127 万颗小行星。

“龙宫”约有 890 万年历史

实际上,SCI 从释放到爆炸需要 40 分钟,隼鸟 2 号为“保命”会在这段时间内远离“龙宫”,并掐好时间准时扔下一个分离相机 DCAM3,拍摄下撞击爆炸的全过程以及由此产生的喷射物。

我非常惊讶,这个陨石坑比我们在地球上模拟时的陨石坑大 7 倍左右。

宋庆龄陵园管理处也将仁济医院第一位华人副院长牛惠霖使用过的眼镜和各种手术器械等送来展出。同期送来的还有孙科(孙中山之子)赠予牛惠霖的“霖雨苍生”银杯和何香凝赠予其的“医国医人”银盾。

实际上,小行星“龙宫”(1999 JU3)是一颗 C 型(碳质)岩石小行星,直径大约只有一公里。许多科学家认为,这类岩石小行星可能在很久以前与地球的碰撞中,将生命的基本构成元素送到了地球上,因此被认为见证了太阳系最初的形成。

数据显示,1月份美国建筑业新增就业岗位4.4万个,医疗保健行业新增就业岗位3.6万个,运输和仓储行业新增就业岗位2.8万个,但制造业就业岗位减少1.2万个。

同时,这一陨石坑所处的区域受重力(约为地球的八万分之一)影响,这意味着陨石坑的生长受重力而非表面强度的限制。

研究人员发现,喷射物帘幕(雷锋网注:即喷射物的外边缘)是不对称的、异质的,并且从未完全从表面分离过。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1月份就业市场表现超出预期,说明美国就业市场依旧强劲,就业数据或将支持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把利率维持在当前水平。然而,分析人士也指出,平均时薪增速并不理想,显示就业强劲并未带来薪酬显著增长。

如下图,研究团队推测龙宫的形成过程如下:

DCAM3-A:用于拍摄低分辨率照片,配套的 A 天线实时将照片无线传回给隼鸟 2 号; DCAM3-D:用于拍摄高辨率数码照片,配套的 D 天线非实时将照片无线传回给隼鸟 2 号。

澳领馆捐赠的合信手稿复刻版。芊烨 摄

不过,在隼鸟号 2005 年抵达距离地球约 1.8 亿英里(约 2.9 亿公里)的小行星“系川”后,未能成功释放着陆器,历经波折最终取到了少量样品,并安全带回地球。

就算只是带回表面物质,也将是丰硕的成果,但隼鸟 2 号还要将地下的物质一起带回,这对于深入了解小行星十分重要。未来 20 年,其他国家应该无法做到。

对此,研究人员表示:

【碰撞前后的对比图】

利用非载人宇宙飞船研究小行星

而研究团队刊登在 Science 上的研究成果表明,DCAM3 在碰撞后约 8 分钟内成功拍摄到的碰撞区域照片, 有利于阐明“龙宫”的发展史。

软绵绵的灰尘聚集生长; 微行星形成,密度很低;  微行星进一步生长,形成母天体,中心密度增大; 天体撞击破坏母天体,外侧物质飞散,中央部分的物质露出; 飞散的岩块再次聚集,岩块间孔隙较大,但也包括一部分密度较大的岩块,自转较快,其“赤道”附近膨胀; 由于某种原因,自转变慢,轨道也发生变化,形成如今的“龙宫”。

由此可见,“龙宫”表面的岩块和周边土壤都是多孔物质,正如研究人员表示:

研究人员对其进行分析推测,结果发现,“龙宫”表层的岩块和周边土壤的温度差不多,且其温度日变化很小,其导出的热惯量较低,约为 300J m-2 s-0.5K-1(300 tiu)。

“龙宫”看起来像是由速溶咖啡粉汇集成的块状。

外科学专家牛惠霖是中国最早的海归华人西医师之一,曾任仁济医院副院长兼外科主任,被誉为“中国医界之柱石”。他归国时带回麻醉、消毒等一系列新技术,开展四肢创伤等新手术,从此仁济医院的外科与世界接轨,取得全新的发展。“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牛惠霖、牛惠生与宋庆龄、何香凝等组织战地救护工作,在上海、苏州两地组织指挥并参与救治大批伤病员。

当地时间 2020 年 3 月 16 日、19 日,隼鸟 2 号对“龙宫”(Ryugu)的探测活动相关研究成果先后登上 Nature、Science,JAXA 官网也对其进行了大篇幅报道。

截止目前,隼鸟 2 号探测器对“龙宫”探索之旅的大致时间线如下: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到,所谓 SCI 实际上就是一颗 4.4 磅(2 公斤)重的铜质炮弹,它在行星上的速度为每小时约 4475 英里(7200 km/h)。SCI 炸出的坑约 47.5 英尺(14.5 米),边缘凸起,中间为一个约 10 英尺(3 米)宽、2 英尺(0.6 米)深的圆锥形坑。

据悉,分离相机 DCAM3 共有两个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