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11月, 2020
北京建立境外进京集中观察点149处

北京建立境外进京集中观察点149处

北京建立境外进京集中观察点149处

所有境外进京人员均应集中进行14天医学观察,集中观察对象原则上单独房间居住

原因:与降雨密切相关

中国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上世纪初,有科学家报道在我国云南发现有沙漠蝗,但未被之后的科学家所证实。因此,沙漠蝗不会对我国形成严重威胁。

现在,非洲、阿拉伯国家和印度、巴基斯坦等地发生的蝗灾是由沙漠蝗(Schistocerca gregaria)造成的,在中亚和西亚也可以形成灾害。

危及我国?影响不大!

沙漠蝗的发生和蝗卵孵化期与降雨密切相关,降雨会增加孵化率。因此,降雨量和频次对沙漠蝗的预警和预测非常重要。

2014年,您和团队破解了飞蝗基因组,我就此采访了您。

FAO副总干事Maria Semedo发出最严厉警告:“各国必须立即联合采取行动,蝗虫不会等待,它将铺天盖地而来并制造毁灭性灾难”。

入境来京人员要严格遵守疫情防控相关法律规定,落实从北京口岸入境人员全流程、全封闭管理,依法申报个人健康信息,配合北京海关检疫和医务人员落实各项措施。对于需要进行医学检查人员施行全流程卫生防控措施,并依法如实报告旅行史和病史。

2月11日,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向全球预警,希望全球高度戒备当前正在肆虐的蝗灾,防止被入侵国家出现粮食危机。

有症状人员尽可能留在当地

FAO表示,此次蝗灾对农作物的破坏力是东非地区25年之最,是肯尼亚70年之最;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已宣布农业生产完全停滞。

集中观察点启用一批、储备一批

在过去的40多年来,虽然在局部地区蝗灾时有发生,但是没有形成迁飞危害和严重的经济损失。

印巴作为中国邻邦,其境内的蝗灾对中国是否存在威胁?中国治蝗技术储备如何?在此次蝗灾中可能发挥什么作用?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目前境外输入北京的确诊病例呈现几大特点。一是病例数快速增加。3月18日0至24时,北京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1例,比2月29日首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2例时增长了近10倍。

集中观察点的情况备受关注,徐颖介绍称,北京按照启用一批、储备一批的思路,整合各区宾馆酒店资源,因地制宜抓好集中观察点建设。集中观察点的平面布局、通风系统、废弃物处置、消毒保洁等进行严格规范,确保符合卫生防疫要求。检查评估合格的集中观察点才可投入使用。截至目前,全市各区已建立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

如果具备上述条件,再遇上暖冬,次年春季雨水比较丰富,温度回升比较快,就容易导致蝗灾在蝗虫繁殖区的爆发。

因为沙漠蝗与飞蝗的发生特点和环境不同,直接将我国改造蝗区的经验移植过去可能不太现实。

中国是世界上遭受蝗灾最严重的国家。

民警到场后,对梁某妍进行了批评教育,要求其严格遵守疫情防控相关规定,梁某妍表示服从管理,未再外出。梁某妍的行为在网上曝光后,引发社会关注,所在公司对其辞退处理。

在管理方式上,观察点严格落实封闭管理措施,划分指挥区、工作人员区、留观人员区,实行分区管理,严格做好卫生消毒、垃圾处理等工作,切实防止出现交叉感染。

二是境外输入病例在全国最多,截至3月18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4例,占全国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总量的34%。

此外,在外籍人员入住的观察点,专门配备了英语水平较高的医护人员及多语种翻译人员,发放英、日、韩、意等多语种防控指引。

对于沙漠蝗来说,它们种群密度的高低主要受限于食物丰富度。一般年份,沙漠中植被稀疏,沙漠蝗难于获取充足的食物而存活率低。

史书中的蝗灾,为什么现在国内很少见了?

但是,我们开发的真菌生物农药和群聚拮抗剂可以应用到非洲和“一带一路”相关国家。

近20年来,国际上蝗虫研究的主要突破性进展都是出自我们研究组。最近,我们在中科院的支持下,完成了绿僵菌的基因改造,它的杀虫毒力非常高,有国际专利,有望在控制飞蝗和沙漠蝗蝗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澳籍女子不配合防疫被限期离境

徐颖介绍,当前境外疫情快速扩散蔓延,3月18日0至24时,全国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4例,其中北京就有21例,也达到了北京每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数的历史新高;截至3月18日24时,全国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89例,其中北京就有64例,国际疫情快速蔓延带来的输入性风险明显增加。

巴基斯坦遭遇了非洲蝗虫与伊朗蝗虫双重入侵,创下该国27年未见的蝗灾。巴官方表示:如任其发展,国家将会无粮可收。目前,该国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中国的治蝗经验是否可用于此次国际救援?

另外,在蝗区爆发后,蝗虫可以向邻近的农作物种植区迁移或迁飞,从而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

四是以中转旅客为主。6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在京有常住地的14例,占境外输入病例的22%,78%的病例是入境中转旅客。

昨日,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中心主任医师陈志海发出健康提示,表示近期地坛医院收治的境外输入病例在入境时均有发热或呼吸道症状。他提示大家,已有呼吸道或发热症状的境外人员应尽可能留在当地,自觉避免带病带症进行国际长途旅行,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自身健康和社会公众带来的风险。要遵守当地防控要求,尽量就地治疗或观察,不将传染病风险带给其他人员。

干旱造成的蝗灾主要是指飞蝗(Locusta migratoria)带来的蝗灾,它和造成这次东非蝗灾的沙漠蝗是不同的种类。

3月18日,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六十七条等规定,决定依法注销梁某妍工作类居留许可、限期离境。

通过蝗灾发生区的生态环境改造,消除适宜蝗虫发生的环境;同时,利用生物防治方法控制种群数量,并利用化学药剂及时防治高密度的蝗虫发生区。

有技术储备,将施以援手

三是以欧美国家为主。6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西班牙20例,意大利17例,英国13例,美国3例,匈牙利3例,伊朗3例,奥地利2例,泰国1例,巴西1例,卢森堡1例。

中国在治蝗方面还有哪些经验?

印度情况也不容乐观。据报道,有4000亿只蝗虫袭击了印度拉贾斯坦邦,导致大量农作物被毁并有向其它邦蔓延之势。有印度学者预测,蝗灾将造成印度粮食减产30%-50%。这极大引发了印度政府的担忧。

我们还完成了飞蝗基因编辑工作,让突变体蝗虫失去了聚集能力。根据飞蝗群聚气味,我们可以释放飞蝗群聚拮抗剂,阻止飞蝗聚集和迁飞。

新京报讯 (记者张璐)北京市昨天下午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北京市委组织部部务委员徐颖介绍,北京按照启用一批、储备一批的思路,整合各区宾馆酒店资源,因地制宜抓好集中观察点建设。截至目前,全市各区已建立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

实际上,我们已经与非洲科学院和有关国家的科学家取得了联系,正在洽谈合作事宜。

当时您曾谈到,发现飞蝗的致死基因和两型转变的奥秘可以启发人们发展新型农药。请问目前这些研究进展如何?

邻国巴基斯坦和印度两国同样压力山大。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跟上一年蝗虫种群密度较高,产卵量很高密切相关。如果具备上述原因,次年温度比较高,回升比较快,就容易导致蝗灾的爆发。

五是留学生居多。6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留学生有27名,占病例总数的42%。

据《中国救荒史》统计:秦汉蝗灾平均8.8年一次,两宋为3.5年,元代为1.6年,明、清两代均为2.8年,受灾范围、受灾程度堪称世界之最。

另外干旱也是一个相对概念,不能认为越是干旱蝗灾越严重。中国的飞蝗发生基地是与海边、河边和湖边湿地密切联系的。

上世纪50-60年代,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我国科学家结合黄河、淮河、海河的治理,将我国大部分蝗区进行了改造,使蝗区面积大幅度缩小,种群密度长期控制着较低水平。

对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生态和昆虫学家康乐院士。

一旦降水量大,植被茂盛,将使得沙漠蝗种群密度急剧上升。

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潘绪宏通报称,经核查,梁某妍,女,47岁,澳大利亚籍,就职于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3月14日由首都机场入境进京,工作居留许可有效期至2020年9月5日。3月15日下午,本应在租住地居家观察的梁某妍,未戴口罩在小区内跑步,社区卫生防疫工作人员发现后进行劝阻,但该人情绪激动,拒不配合。

从中国历史看,很多蝗灾与干旱联系在一起。在上述地区,为何暴雨反而有利于蝗虫的繁殖?

很多人担心此次蝗灾会蔓延至国内,让受疫情困扰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您如何看这次蝗灾发展的趋向?

北京不再受理有单独住所居家观察申请

在食宿安排方面,集中观察对象原则上单独房间居住,在房间内单独就餐。每个观察点发放防护指引,每个房间配备消毒用品,每人每天定时测量体温,并有针对性地开展健康咨询和心理疏导。

为有效防范境外疫情输入风险,从即日起,所有境外进京人员,均应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医学观察,费用自理。对居家观察的人员评估条件作了更加明确、更加严格的界定,不再受理有单独住所且住所内没有其他同住人员的居家观察申请。

蝗虫过境只能用“惨烈”二字形容:1平方公里的蝗群一天就能吃掉3.5万人的口粮,极大地威胁着当地居民的生存。

不妙的是,FAO判断,蝗灾的扩大趋势可能会延续到今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甚至可以增长到当下的500倍。

黄河、淮河故道曾是飞蝗的主要发生区。大旱之后往往造成河滩、湖滩的裸露,形成飞蝗非常喜欢的产卵场所,使蝗虫越冬产卵量高,种群密度急剧上升。

拒不配合社区防疫工作、不戴口罩在小区跑步的澳籍回京女子梁某妍近日引发关注。

有报道称,这次蝗灾可能与气候剧烈变化有关。是这样吗?

六是筛查量越来越大。据统计,首都机场口岸日均入境人员约6000至8000人。自2月29日以来,由机场海关检疫转医疗机构筛查的人员累计2417人,日均127人,近一周来日均已达288人,昨日高达479人。

北京境外输入病例快速增加

我国蝗灾治理是非常成功的,主要是改治结合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