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8月, 2020
上海“白衣战士”武汉组装“万国牌”ECMO用爱助力战胜病魔

上海“白衣战士”武汉组装“万国牌”ECMO用爱助力战胜病魔

中新网上海4月5日电 (陈静袁蕙芸)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被称为“终极救命神器”的ECMO成为坊间热词。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心内科副主任医师葛恒5日接受采访时记者透露,医疗队接手雷神山医院监护室后,因陋就简,组装出一台五颜六色的“万国牌”ECMO。这台其貌不扬的“杂牌货”为不少患者争取了宝贵的救治时间。

“熊猫”出院的那天,医疗组长毛青目送着救护车远去,久久没有离开。葛恒告诉记者:“大家都能理解他此时如释重负的心情。我们在监护室整整战斗了42天,从新冠病毒的魔爪下挽救回几十个病人的生命。”

这一系列实验将会持续至2020年6月份,如果顺利,该技术将会进一步应用于月球和火星任务。

去年9月份相关设备已经交付给了国际空间站,并且已经在去年10月25日安装完成,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空间站大约每周进行一次调试, 在今年3月5日,第一座使用1.5微米激光的双向通信线路地面站实装,随后在3月11日,地面站通过激光宽带收到了国际空间站的第一批高清图像。

葛恒对记者说:“其实,我们的终极武器并不是ECMO。我们始终相信,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爱一定能够克病魔!”据介绍,人体动脉血富含氧气,通过左心泵出供器官使用后,低氧的血液回流至静脉,再通过右心泵出至肺循环重新加注氧气。这位专家说:“ECMO可以暂时替代患者的心、肺功能,为治疗争取宝贵的时间窗。”

毛青目送经ECMO治愈的患者出院。仁济医院供图

空间站使用激光通信技术有着相当多的好处,激光具有能量集中,波束极窄,频率极高,而且激光产生器体积小重量轻。使用激光通信,传输信息速率高,误码率低,调制方式多种多样,抗干扰能力强,发射机与接收机体积小。

ECMO的正规医学名称是“体外膜肺氧合”。葛恒坦言,即使是医务人员,见过ECMO“本尊”者也不多。医疗队接手雷神山医院监护室后,很快就开始面对连呼吸机也无法维持最低限度氧合的濒死患者,ECMO成为最后的“生命之舟”。

然而,ECMO在每个医院都是紧俏的贵重资产,无法随队从上海出征。“我们的ECMO小分队队长王维俊在雷神山的仓库里翻找了半天,却发现库存的机器要么存在故障,要么和带来的耗材不匹配。”在葛恒讲述的故事中,王维俊“乒乒乓乓”一阵敲打,愣是从几台机器上拆取零件组装了一台五颜六色的“万国牌”ECMO。他笑言,一群兴冲冲赶来膜拜的医护人员对“神器”颜值有些失望。但是,其貌不扬的杂牌货却立刻展现出力挽狂澜的能量,患者各项指标迅速趋于稳定。

雒树刚表示,今年“五一”假期的旅游有三个因素在叠加。第一,广大的游客居家防疫已经相当一段时间了,“五一”出游的热情非常高涨。第二,相当多的一些地方出台了各种优惠措施,包括免费发消费券、旅游的优惠政策等。第三,旅游资源是限量开放,还不能完全开放。这三个因素叠加在一起,给旅游景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如果防控工作做的不好,就会产生一定的风险。

ECMO一开始运转,对医护团队便是巨大的精力和体力的考验。两个小时一次测量凝血功能和血气,随时调整参数,不断修改抗感染和支持治疗方案……ECMO小分队队长王维俊在医院里一待就是三、四十个小时,病区的几位大专家也每天穿着隔离服在病人身边一站几个小时,进行观察。葛恒说:“不知从哪天起,ECMO病人有了“熊猫”的代号,成为整个监护室的VVIP。”

王维俊正在拼装一台ECMO。仁济医院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