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7月, 2020
关于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的简短评论

关于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的简短评论

阅文集团刚刚官方宣布的管理层变动是比较突然的。此前,虽然资本市场对公司战略和管理有一些意见分歧,但是无人料到原管理层会突然集体退下来。传闻仅仅出现了半天就成为了现实。

阅文集团的原管理层,即多年以前创立起点中文网的“五巨头”,在网文行业的功勋和威望显然是不可磨灭的。不过,在网文平台初期和发展阶段积累的经验,未必适用于当前时代。市场和同业人士均认为,网文平台的下一步发展有赖于对IP全产业链的发掘,有赖于面向新一代读者开发互动性更强的阅读形式,有赖于有声读物等新兴载体。没有人会质疑阅文在传统网文生态上的绝对优势,但是拥有这个优势已经不够了。

报告期内,科斯伍德教育培训业务毛利率为52.29%,同比上升6.11个百分点。深交所要求科斯伍德结合公司教育培训业务的盈利模式、各子类业务收费标准及成本、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行业发展趋势等说明公司教育培训业务毛利率水平的合理性及可持续性、报告期内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

有些媒体猜测,以吴文辉为首的管理层会不会加入其他互联网巨头,再造一个网文平台。我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如今的付费网文市场格局已经非常稳定,变数主要在免费阅读;无论免费阅读代不代表未来的主流,它与阅文历史上的经营思路是不太符合的。吴文辉等管理层仍然在公司留任,而且仍然持有公司股份。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事业角度,我认为他们在短期内加入其他互联网平台的可能性很小。

新京报记者 高杨 校对 李铭

在上一个时代积累的经验和基础是很重要的,但现在是2020年,网文行业面临的挑战与十年前、十五年前完全不同。我相信,阅文的新管理层对上述问题肯定早就深思熟虑了,对具体业务的了解也肯定比我们局外人更深。很多人认为,网文市场是一个基本稳定、不会再有新变化的市场,连同网文IP改编都形成了“稳定的格局”——我完全不赞成,我认为网文行业仍未完全发挥自己的用户和商业化潜力,IP改编更是刚刚起步。未来怎么样,还要靠一步一步的执行出来。

很多人认为,阅文集团在免费阅读方面行动迟缓、犯了错误,导致落后于米读、七猫、红果等竞争对手。这个观点有道理,但是不全面:免费阅读平台并未动摇起点、晋江的根基,并未抢走头部作者,并未破坏阅文系的内容生态,甚至没有撬动太多的核心读者。直至今日,免费阅读平台在很大程度上与起点、晋江还是“大道通天,各走一边”的。2019年上半年阅文的业绩不太理想,主要是监管原因而非免费阅读的竞争导致的。当然,投资者会希望阅文在新趋势面前反应的更迅速、更有活力,这也无可厚非。

腾讯全面介入阅文的日常管理,肯定是希望让阅文的用户、平台和IP与腾讯生态系统彻底融为一体。这不是个简单的任务。如果投资者和业内人士认为可以“一蹴而就”,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到2020年年底我们能看到“新阅文”战略布局的一个雏形,那已经很不错了。

此外,科斯伍德还须说明,龙门教育是否存在商誉减值迹象,以及本年度未计提商誉减值的合理性。

最后,阅文乃至整个腾讯在过去几年一直坚持“强化自研内容、提高内容质量”的道路,无论是游戏内容、影视内容、动漫内容还是其他创新内容;这条道路是正确的,已经结出了不少硕果。某些投资者至今还在鼓吹“内容质量不重要,只要掌握了流量和IP,完全可以把制作环节放在外面”——这是无稽之谈!随着用户日趋成熟、平台格局日趋稳定,内容质量将是最后的杀手锏,在影视、游戏行业都越来越明显了。如果腾讯能够利用自己的经验和资源,进一步将阅文的影视、游戏、动漫及创新品类内容能力做大做强,那就再好不过了。

科斯伍德2019年年报中显示,公司商誉账面价值为5.98亿元,占期末净资产的73.3%。其中,由于前期并购龙门教育形成商誉5.96亿元。龙门教育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0501.87万元、13181.95万元、16270.49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105.02%、101.24%、101.55%,连续三年业绩精准达标。截至报告期末,科斯伍德未对收购龙门教育形成商誉计提减值准备。

首先,传统的付费网文平台(以起点为首)仍然有改进的余地,而且必须改进。近年来,起点的流量分配机制高度头部化,新人和垂直作者成名越来越难;阅读界面缺乏创新,没有及时响应社交化、轻量级的潮流,移动阅读用户体验谈不上很好。“弹幕批注”这样的功能很有趣,还可以探索更多交互性的、增强社区活力的功能。B站、快手的内容社区调性,阅文完全可以有;这样不但可以增强用户黏性,而且可以增强付费。

腾讯对阅文管理和组织架构的调整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毕竟自从2013年建立雏形以来,这项业务就一直是独立管理的。程武已经兼任阅文CEO,但是考虑到他分管的业务太多(还有影业、动漫),不可能将全部精力放在这项业务上;新任阅文总裁侯晓楠肯定会承担更多的具体职责。新管理层肯定还需要引入大量来自腾讯内外的各项业务负责人,这个过程可能持续几个月到半年。

公开资料显示,科斯伍德业务涵盖教育培训和胶印油墨,教育培训业务主要通过旗下子公司龙门教育开展。龙门教育属于K12教育培训行业,聚焦中高考升学培训细分赛道,主营业务包括面向中高考学生提供的全封闭培训、K12课外培训以及教学软件及课程销售。

从一个互联网行业研究者,以及一位资深网文爱好者、业余作者的角度,我希望对阅文的新管理层提出如下建议:

深交所要求科斯伍德补充披露龙门教育2017年—2019年关键经营数据,各教育细分业务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产品单价、期间费用、收入确认依据及时点、应收账款回款情况等,针对龙门教育近三年业绩精准达标的情况说明是否存在跨期利润调节的情形。

再次,在IP开发方面,不妨将主要精力放在游戏、互动叙事等领域。影视至今仍然是网文IP的主要出口,但是影视市场正在趋于饱和,而且缺乏创新的原动力。IP改编游戏是一条有前途的道路,关键在于要注重精品化、抱着长线运营的打算,而不能像2017年以前流行的“影游联动”那样草率。互动叙事是另一个大有可为的领域,腾讯已经做出了《隐形守护者》,完全可以从阅文系IP当中挑出更多的改编对象;在这个领域,工业标准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跟风者、新兴小厂要成功很困难。

其次,对微信读书这个全新的、生机勃勃的腾讯内部渠道,怎么重视都不过分。除此之外,在微信推出浮窗功能之后,阅文的长内容也更适合在微信阅读、分享了,方法很多——公众号、小程序,等等;甚至可以直接借用公众号的付费阅读模式。与微信生态的合作是肯定要加深的,关键是采用怎么样的互利合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