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8月, 2020
国际观察德国“掌舵”欧盟 能弥补欧美裂痕吗

国际观察德国“掌舵”欧盟 能弥补欧美裂痕吗

国际观察|德国“掌舵”欧盟 能弥补欧美裂痕吗?

新华社柏林6月30日电(记者任珂)自7月1日起,德国将担任为期半年的欧盟轮值主席国。在欧美分歧日益凸显、矛盾“多点开花”的大背景下,如何定位欧盟与美国这对传统盟友的现实关系,成为“掌舵者”德国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

近来,双方矛盾似乎更加尖锐。特朗普6月中旬以德国国防预算太低为由,宣布将大幅削减驻德美军人数。德国各界对此严厉批评,称这“不是对待合作伙伴的做法”。对于美国计划扩大对“北溪-2”管道项目制裁一事,德国外交部日前发表声明指出,美方的制裁将是对欧洲能源安全和欧盟主权的严重干涉。

面对美国的所作所为,欧洲开始重新定位欧美关系并寻找新出路。用默克尔的话说,美国如果不愿承担全球性大国的责任,欧洲将不得不对欧美关系“进行根本性思考”。

而在返京的高铁上,旅客就被要求填写一张旅客信息登记表,到达北京以后,由铁路部门工作人员统一收集、保存,以便追踪每一位返程人员的情况,这是北京应对疫情联防联控的一角。

欧洲方面有观点认为,欧美关系的严重倒退源于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民粹主义政策,如果重视跨大西洋联盟关系的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能在今年11月的总统选举中胜出,欧美关系将很快“回暖”。

一般而言,春运人口流动量前半程以返乡度假为主、后半程以返程为主,往返基本对称。近年来春运全国旅客总发送量基本维持在30亿人次左右。

接下来,关键就看如何严防死守、扎实细致落实工作打赢这一战了。

分析人士指出,欧美之间的矛盾既反映出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对垒,也是不同利益诉求的冲突。这些矛盾在新冠疫情等问题影响下呈现加速发展势头,或已令欧美关系出现“结构性变化”。未来,欧洲将在国际舞台上寻求更大独立性。

返程防控北京样本分析:错峰返城和四方责任

而在百度地图迁徙大数据平台上,反映城市内有出行人数与该城市居住人口比值的“城内出行强度”指标则显示,2月10日复工首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线城市的城内出行强度较前两周明显上涨,均出现自1月26日以来最大幅度增长。

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底在阐述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时说:“美国是欧洲的主要伙伴。当然,我知道现在与美国合作比我们想象的要困难。从气候变化到贸易政策,以及当前对于国际组织在抗击疫情中的重要性,双方都有分歧。”

北上广深流动人口在哪儿?仍在路上

当“春运”遇上“新冠”疫情:被拉长的返程期

伴随着返程返岗,大量劳动人口返回工作地,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期。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2月12日就表示,“疫情下降的拐点已经出现,但还潜藏着上升的拐点”,“切不可以低估多达1.6亿人口流动返程潮对疫情的负面影响,首当其冲的是对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地区的冲击作用”。

从春运开始至今的迁入和迁出指数看,北上广深四城市除夕后的迁入指数均低于除夕前的迁出指数,可见尚有大量人口未返回到该四处工作地。随着假期结束返程返岗,这四座城市的迁入指数均在2月9日出现了一个小高峰。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任内,美国在政治、安全和经济领域都在逐渐卸下国际责任,展现出日益浓厚的单边主义色彩,这让有着多边主义传统的欧洲人无法接受。这种“结构性变化”很难因为一场选举就发生逆转。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欧美间嫌隙已深,但并不意味着双方从此就会分道扬镳,因为双方在政治、安全、经济等多领域依然有诸多共同利益。未来,欧洲会更多关注自身内部的团结,并在国际舞台上寻求扮演更加独立自主的角色。(参与记者:唐霁)

除了铁路,北京市在民航、公交、地铁等多种交通运输车站和工具中都采取了应对措施,跨域性交通工具做好联防联控严防输入,市内交通工具做到消毒卫生、控制人流密度谨防扩散,这里面有铁路部门、交通部门、卫健委、疾控中心等多方力量参与配合。

不过,许多欧洲政治家不认同这一观点。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日前在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欧洲应该意识到,即使拜登赢得大选,情况也不会回到从前那样。

而随着各地假期结束,返工潮的到来也给疫情防控带来了新的考验,作为外来人口流入量较大的北上广深则首当其冲。

2020年的春运注定不容易,各地采取各项举措,努力破解人口流动带来的疫情传播压力,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

德国外长马斯也对媒体表示,有人认为民主党人当选美国总统就能让欧美关系恢复如初,这种看法实际上低估了双方关系的“结构性变化”。

随着人员陆续返城,城市将再次变得拥堵,人口近距离密切接触几率加大,再加上可能隐匿的感染者,一线城市“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的防控压力大增。

与此同时,今年春运返程趋势相对平缓,截至目前尚未出现高峰,与往年正月初六的人口迁徙高峰形成鲜明对比,返程被“摊平”,今年春运返程期明显拉长。

北京该如何遏制疫情通过交通蔓延呢?

“美欧之间的‘严寒’”——法国《世界报》日前以此为题,刊文描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内不断恶化的跨大西洋关系。

如果按照春运往返基本对称看,北京返城人员也主要来自这些地区,北京的防控压力不小。

感染病例倍增次数(横轴)与倍增时间(竖轴)的关系图。1为湖北省的,2为湖北省以外的中国大陆省份。

截至2月12日24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366例,近日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十余例,从全国看处于较低水平。

1月30日某返京旅客在高铁上收到的旅客信息登记表。

此外,面对越来越多的返程人员,北京还重点落实属地、部门、单位和个人的“四方责任”,从各区政府、政府各有关部门,到本市行政区域内的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组织,再到任何个人,都做到责任落实,动员全社会力量,进一步加强重点人群、场所和单位疫情防控工作。

过去三年多来,欧美之间龃龉不断。从伊朗核问题到中导条约,从防务开支到“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从气候变化到数字税,欧美这一对传统盟友在安全、经贸和国际治理等方面都出现严重分歧。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也令欧美关系雪上加霜。疫情初期,美国曾经截留运往德国和法国的口罩,从当时疫情严重的意大利擅自运走病毒检测试剂盒,甚至企图将德国的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成果据为己有……在欧洲急需援助之际,美国不仅隔岸观火,还落井下石,让欧洲盟友们寒心。

默克尔此前已表示,德国作为轮值主席国,会把加强欧盟的国际作用、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作为今年下半年外交方面的主要任务。为此,德国规划了一系列具体行动,包括计划召开欧盟-非洲峰会和筹备欧盟-中国峰会等。

在2月2日举行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交通委副主任容军就表示,春运开始14天,通过铁路民航出京的超过1000万,目前还有800多万人仍未回京。

拥有3000万流动人口的北上广深一线城市首当其冲,一线城市在疫情之下的流动人口现状如何?如何布局应对?在防止疫情通过交通扩散方面又有什么举措?

错峰返程,避免集中返京大客流是重要应对举措之一。北京铁路局自1月28日至2月26日,对部分旅客列车采取临时停运措施,包括北京西站、天津、石家庄、邯郸等多个车站的43趟车次以及数十趟京津城际,通过停开、少开等措施延缓返程高峰到来。

在湖北省之外,感染发病率翻倍所需要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第4次翻倍时大概需要2.5天,而第8次翻倍时,则需要近5天时间。中国采取的限制流动等社会疏离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疫情的蔓延。

但从今年的1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一)开始,由于受疫情影响,各地采取了延长假期、限制流动等社会疏离措施,除夕后返程迁徙规模与去年相比大幅下降。据统计,今年农历正月初一到十五,全国整体人口的迁徙规模指数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约七成。

交通疏离措施:初见成效,仍需严防死守

根据百度地图迁徙大数据平台测算,1月10日至1月24日(春运开始15天),北京迁出目的地前三省份依次为河北、河南、山东。这些地方均有不同程度的疫情发生,特别是节前迁出目的地排第二的河南省,累计确诊病例已超千人。

但是,相比武汉“封城”之初,现在各大城市在诸如跨区域联防联控、车站进出测温、疑似发现隔离、社区联动等“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方面的措施都已完备。

通过百度地图迁徙大数据平台统计数据可知,今年除夕前的春运返乡时段迁徙规模趋势与去年同期相比走向相似,均保持较高指数水平。